如何標準地運作一部爛片?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欧洲韩国tvvivodes老师_欧洲老妇人70_欧洲毛片在线手机免费观看

托爾斯泰曾經說過:”幸福的傢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傢庭各有各的不幸.”這句話放到目前的中國電影來看,他卻是相反的。

優秀的電影各具特色,爛片反而有太多的相似之處。

雖然我們極力反對“標簽化”和“先入為主”地為一些影片扣上帽子,但又不得不承認,很多影片可能從立項一開始就無法逃脫爛片的命運。

一個謊言需要數個謊言來彌補,最終會變成無法收拾的彌天大謊。同樣,一部爛片的初衷可能就是錯誤和無法修正的,最終的結果需要多次調整仍然難以有好的收場。

那麼,在中國如何運作一部爛片呢?

因為“爆款”跟風立項,或根本都不知道緣由立項

“《泰囧》火瞭,我們公司也要弄一個公路喜劇啊!《戰狼2》爆瞭,我們公司必須也搞一個國際工作大片!《流浪地球》是中國電影的未來,我們公司的科幻片一定也能20億+!《哪吒》太厲害瞭,我們公司也弄個動畫團隊拍中國神話故事!”

以上這類話,也許很多影視公司的策劃、制片人都不少聽。對於更多的外行資本來說,以之前的哦“爆款項目”來做項目,聽起來是自然而然的,但就目前的結果來說,這類跟風項目,大多拍不出來或者變成瞭網大項目。

​當然,還有一種。

“真搞不懂一些影片是如何能夠立項通過並過審的。”

有心的網友和觀眾,包括行業內人士都會時不時去查詢總局的電影劇本備案公示,但無論是公開渠道的電影局公示,還是制片方的提前劇透立項,我們總會發現一些“莫名其妙”的劇本案例。

​▲電影局的電影備案立項公示通知

幾乎所有的爛片的第一步都會在劇本立項層面出現問題,制片人拿到的劇本方案往往會讓自己摸不到頭腦,甚至會嚴重超越他的對行業、體系和以往經驗的認知。

可能這是目前中國電影爛片頻出的第一步,目前劇本的立項審批階段,更多的是把門檻降低,秉承“寬進不嚴出”的規則,這使得很多項目從立項期便不那麼討好和令人期待。

資金籌集不挑,不良資金、外行人的熱錢也無妨

錢可真是一個好東西,特別是對於電影行業而言,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資本對於電影的影響卻又是特別嚴重的,甚至會毀掉這個行業。

錯誤的項目所能吸引到資金往往也是錯誤的,更多明眼的制片人、項目經理人根本無暇顧及這些自以為是的項目。能夠接收和運作他們的往往是一些行業經驗較少、沒有掌握更多資源和人脈的新人。

​能想象到一個新人拉著錯項目的艱難嗎?誰都不想錯過這個機會,好的良性資金你遇不到,不良資金往往會第一時間嗅覺靈敏的找到你,此時的你,基本無法去拒絕這些事情。

早年間不良資金一般最多就是安插一兩個嫡系的女演員,但現在不良資金更多以吸納民間的資金為目的,他們並沒有想法和能去幫助影片協調制作,甚至會在影片制作過程中起到一些惡劣的作用和影響。

建組,主演誰火用誰,配角主創誰省錢找誰

並不是危言聳聽,現在大部分的演員極難做到認認真真的跟組三四個月,更不用說像《芳華》那樣提前幾個月進組培訓,大部分演員甚至隻在劇組帶兩三天便拿錢走人,

爛片的最顯著標準之一,就是使用的演員更多依賴“流量明星”和“綜藝明星”,這些演員平日綜藝節目玩著玩著就把錢賺瞭,去拍電影苦熬苦業三四月明顯不劃算,短期內完成的表演毫無對角色的投入而言。

另外的標準便是,這個演員是否演過破十億和二十億的影片,如果這個影片還是一部中小成本的爆款、是一部並不為完全依賴高度工業化加持的影片,那麼這樣的演員和明星對於需要速度完成的爛片最為搶手。

​抓取一兩個“當紅明星”,借用一兩個曾經賣座影片的概念,這也組成一部爛片最常見的因素,在非專業電影行業人的掌控下,這些資源是可以用錢來打動的,但並不是用錢就可以讓這些演員拿出真本事和實際水平。

或者說,一些演員本身就沒有什麼水平,偶爾出現的爆款,他個人並不是決定性的因素之所在。

沒有“化學反應”的制作班底

好的制片人很清楚自己的手裡的牌要去如何打、如何去組合,這些並不完全需要更多的資金和一流演員,中國電影走到現在,拼的就是人脈關系和資源配給,然而那些項目本身的不靠譜,極難吸引到好的人才聚攏,缺乏專業人才的掌控,項目可能從根上就爛掉瞭。

如何去建組,如何去調配資源和吸引投資,這也是擺在所有中國電影目前的難題,遺憾的大部分爛片都不會想到這是最重要的環節,他們一般會草草帶過、漠不關心。

當然,不排除真有“狠人”和“金主”,秉承著我就不差錢,什麼好給我來什麼,導演要最具知名度的,其他工種也都給我找行業最頂尖的,但最終如何去組合排列和合理使用這些資源,是一個資深制片人才能掌握的。

​這和蓋房子的道理很相同,並不是說所有設備材料都用最好的,我們就能蓋出質量最好、價格最貴的房子,合理有效的組合才是最緊要的。

所以說,好的電影人也都是好的建築師和結構工程師,這一點,爛片通常不具備,或者說做得非常差。

影片中途多次倒手、溢價

爛片沒有資金鏈不出問題的,那些推進緩慢的項目,他們要麼會被轉手交易掉,要麼就找到一些金融公司,或者有能力通過民間渠道募集到資金的公司。總之,項目本身不會停掉,用何種方式繼續下去,已經完成脫離正常電影的運作過程。

聯合出品公司一旦涉及到金融行業、或者關聯公司涉及到“信貸企業”,在影片出現風險之時,大都會把成本不高的影片轉手倒賣,原來成本千八百萬的,就趕喊出來三五千萬的制作成本,在經過幾次易手,呈現出來的就是成本動輒一兩億的大制作和大片瞭。

​溢價販賣區別於保底協議,保底或者提前預支高額的表導演費用是對高水平電影工作人員的信賴和支持,但溢價販賣基本是爛片無法繼續和收場的續命針和興奮劑。

宣發:“中國首部xxx”預告片如小學生作業

“還用想嗎?現在海報上但凡印著中國第一部XX大片、中國的XXX、特別邀請到好萊塢XXX團隊的幾乎都是爛片,而且這些影片的預告片幹脆沒法直視。”

一部電影最初給大傢印象最深的還是其海報和預告片,但看著一些影片的海報,滿眼下來補丁落補丁,幾乎把所有能用的溢美之詞都要貼上,但往往越是這樣,影片她所能夠體現和調用的資源越有限。

​很多爛片本身在拍攝過程中,就沒有足夠強的意識和觀念為後續的發行和宣傳留下足夠多的資料和信息,這也使得宣發人員手中有效且可用的信息較少,面臨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更何況大部分宣發人員很難和巧婦劃上等號。

宣發目前通常會占一部影片的20%以上,甚至更高,近些年也出現瞭一批宣發成本高於影片成本的項目,但爛片往往不會預留這筆費用,他所在宣發用品上所體現出的審美和藝術感,幾乎直接就把自己本來不那麼好的觀感,直接打入到底層。

發行零投入或亂花錢、盲目花錢

“我真的佩服他們傢始終秉承空手套白狼的套路,也不是沒錢,偏偏不舍得在宣發上投入成本,搞得他們的區域發行在影城人員面前總是唯唯諾諾,抬不起頭來。以至於這個風氣直接轉移到新的發行公司體系下,無論片子好壞,在宣發投入上捉襟見肘總會給人一種不安全感。”

很多爛片可能根本沒有想好未來宣發到底如何去做,在宣發的投入上總會體現頭重腳輕的情況,甚至連發行影片上映的格式版本也要違反市場的規律,做瞭一些版本根本不會有專屬影城為其放映,近些年一些影片在特效廳的收益微乎其微,既耽誤人傢的生意,自己也得不償失。

​看人傢做點映瞭,我也要做點映,完全不去考慮自己的影片的口碑到底適不適合,這幾年點映見光死和沒有聲浪的影片比比皆是。

各環節全程零溝通、零交流、零反饋

大部分爛片自己心裡清楚的很,但完善的服務還是必須的,不過極難有爛片可以做到後續好的服務和支持,更多用破罐子破摔的心態來混日子。

並不是說影片質量不好,我們的後續服務就不需要瞭,畢竟無論是片方還是宣發公司,他們在項目整個階段內,都有義務和責任對項目負責,這也是一種能夠長期維系系統和行業穩健運行的基礎。

很多行業本身的產品質量和技術能力並不領先,但他們仍然能夠長期在行業生存,更多還是依靠瞭自己的服務意識,爛片大體都會抱著,“我都這樣瞭,我都不行瞭,觀眾都開始噴瞭,我在努力再作為是無效的瞭。”

自己就把自己的死刑給判瞭。

“其實在我們業內和發行人員眼裡,並沒有什麼好片和爛片的區別,隻有好做(利於發行)的影片和不好做的影片,爛片可能隻是大部分觀眾的自我評判吧。”

和一位發行人員聊,她很清楚目前中國電影的現狀,在制片階段普通人是無法影響和左右,“爛片”落到手裡面,基本也就定型瞭,如何合理和有效的宣傳,能把並不是那麼明朗的影片作出“口碑”,化腐朽為神奇是很多發行人員所期望的。

​和前面所提的一致,非專業的人員所炮制的爛片,他們總是極難用專業的角度和思維方式去處理問題,在影片宣發和各個流通環節,所想的並不是合理有效的找到觀眾,而是盡可能倉促出手,盡快的結束項目期。

我們要正視現在內地電影的不足,也要看到仍然會有很多審美和對電影質量要求不高的觀眾存在,爛片也是人寫的、也是人拍的,觀眾並不一定真的有非常的高明和好的審美水平,能夠把這部分觀眾和爛片組合在一起,又何嘗不是一件趣事。

其實許多的項目最後撲街幾乎是必然,但可怕和不能理解的是也會有一些質量欠佳的項目小爆,爛片和賣座影片的界限又一次模糊,但爛片產生總體趨勢和套路並沒有本質的改變,他仍然有他滋生的土壤,這可能才是最可怕的。